学习园地

走进政协
调查研究
理论文章
政情通报
《株洲政协》内刊
他山之石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习园地 > 调查研究
吹响污企搬迁结集号助推株洲发展升级的调研

发布日期:2013-07-29

    作为新任总理李克强,在今年3月的全国两会期间,对全国十大污染城市、株洲污染企业搬迁问题十分关注,追问问题敏感透彻。作为新一届市委市政府主要成员的贺安杰书记、毛腾飞市长,在“现代工业文明为特征的生态宜居城市”的定位下,提出了“打造株洲发展升级版”。作为株洲市政协新委员,我围绕株洲污染企业关停搬迁改造情况,特别是“零污染、零排放、零残留”问题,进行了专题调研,只有吹响污企搬迁结集号,方可助推株洲发展升级版。

    为满足我市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和城市发展的需要,市委市政府对城市实施新一轮“退二进三”、“退城进园”和关停并转策略。但由于一些企业实施关闭和搬迁后,遗留下来的场地因生产、堆积、储存过有害物质而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原址遗留固体废物及被污染土壤未能得到及时妥善处置,给再次开发利用留下了潜在的健康风险,留下环境污染隐患。客观分析株洲污染企业关停搬迁改造情况,主要分为三大块:

   一是老工业基地污染企业整治现状。株洲是伴随中国成立的老工业基地、新兴的现代工业城市,经过60年的发展,株洲城区聚集了株冶集团、中盐株化、中成化工等200多家企业,形成了冶炼、化工、建材、能源的等四大支柱产业,但也自然带来了水体、大气、废渣和重金属等四大污染。近几年,株洲关停、淘汰、搬迁、改造污染企业105家,推广清洁能源企业45家,关闭华银株电2台12.5万千瓦生产线,启动中南地区最大玻璃企业——株洲旗滨玻璃搬迁,关停污染企业162家,淘汰落后生产线113条,关闭全市72家造纸企业,拆除市区400多根囱,还有100余根未拆除。

   二是重金属水土污染企业的整治现状。目前,城市生活污水处理已建成8个,实现“污染处理3年全覆盖目标”,湘江流域排污结合整治方向已确定防治企业138家,在株洲清水塘工业区重金属、废渣综合工程中,有39家企业列入关闭整治黑名单。

   三是全市禁养区畜禽养殖企业整治现状。根据株洲市畜禽养殖污染综合治理领导小组、市一江四港办统计,全市禁养区应关停的畜禽养殖户150家,已关停18家,有53家已经签订了关停或退出养殖协议。其中:天元区应关停7家,已关停2家;荷塘区应关停45家,已关停2家,有21家签订了关停或退出养殖协议;芦淞区应关停58家,有26家签订了关停或退出养殖协议;石峰区应关停16家,已关停4家,有6家签订了关停或退出养殖协议;云龙示范区应关停24家,已关停10家。

从以上数据和情况分析,可以发现:关停因为未治理,会造成原有水土污染、重金属的二次污染;搬迁因照搬照抄,依葫芦画瓢,会造成迁入地的新污染;转型升级因新技术、眼界高低制约,会造成新污染源。比如说,华银电力搬迁至攸县,旗滨玻璃搬迁至醴陵,污水垃圾处理厂搬迁至株洲县等等,是否对新地产生污染。特别是原有污染企业涉及湘江中下游饮水安全,现有企业已无发展空间,整体搬迁能形成“绿色搬迁效应”。所以,从发展理念,到具体措施,采取宏观策略,微观对策,要有创新,有突破,实现株洲持续稳健发展。

    因此,我建议在如下几个方面采取有效措施,做到有的放矢。

   一、接通“天线”,加快关停搬迁改造步伐

   第一,争取第一批进入全国老工业基地搬迁改造试点。为加强我市关闭和搬迁企业遗留环境问题管理工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国务院关于加强环境保护重点工作的意见》和《环境保护部关于加强土壤污染防治工作的意见》精神,2011年,环境保护部制定了《污染场地环境管理暂行办法》,污染场地作为重要内容已经纳入《全国土壤环境保护规划(2011-2015)》。环保部会同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土资源部、住房城乡建设部等有关部门研究起草的《关于保障工业企业场地再开发利用环境安全的通知》即将联合发布实施,并协调建立部门联合监管机制,对污染场地再开发利用涉及企业搬迁、土地规划、土地流转等环节,环境管理要实行多部门联合监管。结合我市实际情况,把加强关闭、搬迁企业遗留固体废物及被污染场地的环境管理工作,特别是污染场地的治理及修复技术,提升到《“十二五”节能环保产业发展规划》和《“十二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等国家规划层面,争取第一批进入全国老工业基地搬迁改造试点。

    第二,争取建立污染搬迁企业场地治污防污融资机制。清水塘工业区,搬迁企业数量多面积大,搬迁时间较为集中,在确保搬迁企业搬活做强的前提下筹集大额度的污染土壤治理修复资金难上加难,资金问题成为开展治理修复的“瓶颈”。据统计,2011年中央投入财政资金3.09亿元治理株洲污水,2012年7月株洲宣布投入476亿元至理清水塘重金属污染。为破解难题,要努力摸索建立多元化资金融集机制,求证建立修复治理环保帮扶贷款和补偿机制的路线。

在目前正在进行的调研中,可以申请国际金融机构政策性优惠贷款,向急需治理修复资金的企业提供长期优惠贷款,企业分期以按揭方式或用修复后土地出让溢价的部分偿还贷款。为解决财政投入不足的问题,环保部门可以联手国土部门推动建立从城市建设用地土地出让金中计提城市建设用地土地污染治理基金制度,用于向土地权属不明、污染责任不清或短期内无出让开发计划的污染土地或者用于城市市政公用设施建设的污染土地提供专项补助。

    按照“谁污染谁治理”和“谁受益谁投资”的原则,结合现行的土地收储制度和权属转移环节,筹建以工业企业污染者和污染场地治理受益者为主,污染场地收储单位和财政适当补助为辅的多元化资金筹集和分担机制,将污染场地治理修复费用纳入开发成本,对积极承担治理修复费用的单位给予适当的政策收费优惠。探索建立“污染场地治理基金”,向申请治理修复资金的责任主体提供政策性金融服务。

    第三,争取尽快建立污染场地相关管理机制和应急措施。应结合我市新一轮经济结构调整工作,率先开展对城市工业企业污染场地的系统调查、评估,掌握原厂址及其周边土壤和地下水污染物种类、污染范围和污染程度,建立“重金属和有毒有害有机物污染场地数据信息共享平台”和“污染场地数据库”等档案信息管理系统,准确并动态地掌握我市污染场地的区域分布、污染面积、污染类型和污染程度等方面的统计数据,实现污染场地土壤环境管理的规范化、自动化和信息化,逐步建立市、区、乡镇三级场地污染监测网络。

    探索建立污染场地相关管理制度,逐步建立污染场地土壤环境调查与风险评估制度、污染场地土壤治理与修复制度。充分公开土壤的污染状况,确保有关的开发商、土地所有者、当地社区和居民对土地污染状况享有知情权。在对污染场地进行二次开发前,环保部门应督促有关责任主体开展污染土壤风险评估,明确修复和治理的技术要求和修复标准,监督污染场地土壤的治理和修复。建立污染场地应急管理制度,最大程度地预防和减少土壤污染事件及其造成的损害。加大土壤污染源控制和清洁生产制度的落实力度,在生产过程中把对土壤的污染降到最低点。

    二、修通“外线”,创新关停搬迁改造模式

    一是巧学“铁西模式”。曾被列为世界十大重污染城市之一,素有“东方鲁尔”之称的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在推进老工业基地转型升级方面,通过实施“东搬西建”战略,走出了一条调整改造和振兴的新路,实现了从“工业区”到“生态区”的重要变化。一批污染企业和隐性污染企业全面退出城区,统一搬迁到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一方面,在开发区做大做强工业;另一方面,利用工业企业腾迁的空间,积极发展现代服务业。污染企业搬迁后,铁西区还坚持对腾迁土地全面治理和修复,进行再开发利用。该区先后荣获“联合国全球宜居城区示范奖”,成为国家新型工业化示范基地,一般预算收入达到了51亿元,这一指标超过了辽宁省14个市中的7个市。截至去年年底,全市的大气环境优良天数达到329天,铁西区也功不可没。

    二是巧用“重庆经验”。重庆将搬迁企业原址场地污染防治作为构建“宜居重庆、健康重庆”,将工作任务纳入“绿地行动”,切实保证城市新增城市建设用地环境安全,实现“净土”流转与开发。面对法律法规的空白,启动了地方法规和规章的制定。在《重庆市环境保护条例》明确规定:生产经营单位在转产或搬迁前,应对被污染的土地进行治理;对未按规定治理被污染的土壤的,由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责令改正,并处以罚款。依据市委市政府《落实科学发展观加强环境保护的决定》精神,市政府办公厅出台了《关于加强工业企业原址污染场地治理修复工作的通知》,对污染场地治理修复的对象范围、基本要求和责任主体以及监管措施,相关部门的分工,提出了更为明确的规定。《关于进一步规范和加强我市关破及搬迁企业原址污染场地监督管理工作的请示》等文件为搬迁企业土壤污染治理进一步提供了依据。面对多头管理的混乱状况,将市固体废物管理中心作为环保部门具体承办单位,统筹协调监管全市城区土地污染防治工作。联动国土、规划等部门构建了城区土地环境管理建立联合监管机制。在用地性质调整,土地招拍挂和规划选址环节上,环保、国土、规划部门共同把好监管关。将环保部门出具的场地环境风险评估及治理修复结论,作为国土部门组织土地出让、规划部门核发《土地公告函》或办理规划选址意见书的前提要件。在全国率先理顺了污染场地治理修复和土地流转之间的前后关系。建立了市区信息沟通共享机制,保证市区两级相关部门监管衔接完整,不缺、不漏,确保监管到位。理顺环保内部协调机制,将污染场地风险评估和治理修复验收的结果作为工业原址新增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审批和建设项目环保竣工验收审批的前置条件。面对家底不清底数不明的情况,加大了对搬迁企业原址土地污染底数调查的投入。为摸清列入搬迁计划的企业土地的污染状况,重庆已累计投入财政专项资金1100万元,分期调查了90家企业的土地状况,基本掌握了企业土地污染状况,初步确定了至少将有250万吨的污染土壤需要治理修复。

    三是巧解“京沪格局”。北京市颁布了《北京市场地环境评价导则》,上海为筹建世博会成立了上海土壤修复中心,组织专家研究制定了《展览会用地土壤环境质量评价标准》,这两个标准可以为我市提供了有益的借鉴。我市可借鉴国际和国内场地污染防治立法的实践经验,根据自身特点和需解决的重点问题,开展地方法规、规章及标准的研究和制定工作,充实技术支撑体系和规范标准体系。

    四是巧破“国外专利”。据了解,在美国每修复一块污染场地平均耗费2000万美元耗时11年。曾有专家说过污染场地治理修复是发达国家的专利。作为一个全国老工业基地和城市,要根据当地实际情况提出原位与异地修复相结合、修复技术土洋结合的方式。对城市开发急需的土地,在保证不出现污染不扩散的前提下实施异地修复。为降低治理修复高昂成本,通过反复筛选选择采用了成本相对低廉的处置技术和植物生态修复方式。

    三、拉通“地线”,调优关停搬迁改造举措

    其一,紧扣生态修复,坚持防治结合。着力在治理老污染、清除历史遗留“疮疤”上下功夫,大力推进水、土、渣的治理,建成重金属污水处理厂,完成霞湾港和大湖的治理,有序推进含重金属废渣治理。在治理老污染的同时,严格杜绝新污染,全面关停中小冶炼、化工企业,积极推动株冶、株化等大型企业转型升级和绿色搬迁,走可持续的生态发展之路。

   其二,紧扣中长发展,坚持转型升级。坚持以发展高端制造业和现代物流业等产业逐步替代重化工业,积极引导大中型重化工企业搬迁转移和转型升级,支持发展有色金属精深加工,探索发展楼宇经济、总部经济,有序承接轨道交通装备制造业,努力培育现代物流业,打造区域性、枢纽性的物流中心,形成“百亿产业、千亿物流”产业布局,即到2022年达到300亿元高端工业产值、1000亿现代物流交易额,GDP达到243亿元,税收达到25亿元,最终实现制造业与服务业的双轮驱动、产业和城市的融合发展。

   其三,紧扣城市品位,坚持融城建设。清水塘是园区,更是新城。坚持以产城融合的方式推进开发建设,充分尊重清水塘工业历史,将整个片区划分为现代工业、总部研发、城市商业、综合居住、体育休闲和港口物流6个特色风貌片区,因地制宜进行建设。着力完善水电路气等基础设施,加快推进铜霞路二期、清霞路、物流西路等“四横四纵”主干路网建设,大幅提升清水塘生态新城城市功能。总之,清水塘综合整治最终应实现四个总体目标,即:产业转型转大转强不转丢,工业产值得到一定幅度的增加;城市面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社会就业增加不减少;老百姓收入提高不降低。

    总之,株洲污染企业关停、搬迁、改造场、地治理修复,是一项专业性和政策性要求较强的工作,要大力扶持各研究机构开展污染场地修复理论与技术研究,建立污染场地修复的专业管理体系和技术体系。扶持污染场地修复环保产业发展,建立起我市污染场地调查评估和治理修复的社会化的组织实施机构,为污染场地环境管理和我省土地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提供支撑,把株洲真正建成“全国示范的低碳生态活力新城”。

版权: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株洲市委员会
信息维护:株洲市政协办公室宣传科  策划制作:株洲市政协研究室信息中心
单位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滨江南路198号  电话:073128680990 传真:073128680991

备案/许可证编号:湘ICP备09000365

湘公网安备 430211020000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