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资料

株洲文史
县区文史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资料 > 株洲文史
《民间故事》人物篇——周汉生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4-04-14

    周汉生又名“汉癫子”,出生于株洲县太湖清塘坳一个没落的士大夫家庭,一生大部分时间在朱亭度过,是当时朱亭码头鼎鼎有名的人物。周汉生吹拉弹唱,琴棋书画样样能,红白两路路路通。特别是才思敏捷,对诗如流,出口成章,关于他的趣闻流传很广,尤其是他那诙谐风趣的联对,可说是老幼皆知。

作联讨酒戏尼姑

    周汉生写对联有个习惯,就是要你给点酒喝,那怕一杯半盏亦不嫌少,如果你有酒不给,那他就会“那个”。
    有一回,本地修缮一个尼姑庵,大门粉刷好那天,请他作联为庆。他在起联写上“笔直一条”四个字,又在落联写上“敞开两块”四个字,两边都空下一截不写,打牌去了。  
    民夫工匠们一见这八个字,便笑得前俯后仰;庵里的主持老尼姑一见这八个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又恼又急。后来经人提醒,方才捧了一杯酒找到正在打牌的周汉生,周汉生接过酒来一饮而尽,丢了牌二话没说,提笔在起联下补上“仙家路”三字,又在落联下补上“福善门”三字。于是这副对联便成了“笔直一条仙家路”“敞开两块福善门”,众人连连道好,老尼姑连忙“阿弥陀佛”。周汉生也便扬长而去。

续联巧骂张老爷

    一天,周汉生穿着那件蓝布长袍,戴着那顶旧帽子,手里的拐杖上系着油光发亮的酒葫芦走进了一家伙铺。
    伙铺老板正陪着一个姓张的官老爷和他的小老婆在喝酒,桌上摆满了佳肴美味,见周汉生来了连忙起身迎着:“汉老,您放得驾,打一葫芦?”
    周汉生见了那个当官的和他那么骚妖的小老婆,没好气地说道:“你记心那儿去了,我汉癫子老下数。”
    那个当官的一听来者是朱亭码头有名的周汉生,不觉一愣:听说周汉生能诗善对,原以为是个风流才子,不想今日一见却是破衣烂衫的讨饭像,便很有几分瞧不起的样子。他心想,我今日何不戏弄他一番,以扬扬我的名声呢?于是便起身笑脸相迎,恭敬地走到周汉生跟前,拱手相邀道:“咽!原来是朱亭码头顶顶有名的汉老先生,张某有眼不识泰山,包涵!包涵!来来来,汉老先生请喝杯薄酒吧。”于是连拖带拉硬把周汉生扯到桌前,又叫伙铺老板添几个菜。周汉生本想不吃,因为看见当官的就恼恨,但他转念一想,也罢,看我如何教训教训这家伙,于是旁若无人地喝酒、吃菜。酒过三巡,当官的说“汉老先生,久闻你的大名,总想拜教,今日我们暂且每人讲一句话,以助酒兴,如何?” 周汉生喝了口酒,慢条斯理地说:“怎么讲?”当官的说:“只要求有三字同头,三字同边就行了。”“好,你先讲!”
    “那好,我可先讲了。”当官的正自高兴,即开口讲道:“三字同头官宦家,三字同边绸缎纱,不是官宦家,哪有绸缎纱。” 周汉生正待开口,小老婆拍着手扭着水蛇腰叫道:“讲得好,讲得好,我也讲一句”:“三字同头大丈夫,三字同边姐妹姑,不是大丈夫,难配姐妹姑。”
    讲完,歪头斜眼地笑着看周汉生。  
    这时伙铺老板也插进来说道:“我也来一句,三字同头葱蒜韭,三字同边肚肺肘,不是葱蒜韭,难配肚肺肘。”
    老板一讲完,他们三人不由哈哈大笑。
    周汉生瞟了他们一眼,随口讲道:“三字同头屎尿屁,三字同边糙糠粒,不吃糙糠粒,那有屎尿屁。”说完,汉癫子拂袖离席,那当官的目瞪口呆地望着他离去。

写挽联

    朱亭附近的匡家湾有个叫匡任生的人,带来两张对联纸,请周汉生做副挽联,汉癫子满口应承。周汉生便问:“这对纸是多少钱买的?”匡答说:“三百钱。”又问:“隔你家几里路,送给什么人?”匡又答道:“五里路,送给姑妈。”汉癫子听后不加思索地写出了一副挽联:

 三百钱,买挽联,包写包做。 
五里路,哭姑妈,声短声长。

趣联茶亭

    朱亭镇长岭上第三个茶亭在落成之日,倡修的主持人请周汉生撰联,周汉生欣然应诺,不加思索地张口念道:
    “日已夕矣,君何往?”
    “鸡既鸣兮,我不留!”  
    主持人和在场的人听了,拍手叫绝。
    恰在此时,有一个富商来了,他央求周汉生为他收媳妇做酒写副对联,同时这富商还带了两瓶好米酒送给他。
    周汉生见了酒,顿时“癫劲”狂生,摇头摆脑在红纸上写下了:
    “日已夕矣,君何?”
    “鸡既鸣兮,我不!”
写完,嘿嘿地笑着交给了那富商。富商看了,哭笑不得,旁人则笑得前俯后仰。
    有一天,一个秀才来到朱樟桥,看见几个人用土车子打猪从桥上经过,一时来兴,出了一边对子:
    “朱樟桥上车(音ju)打猪,车叫猪俱叫。” 周汉生正好在此,马上给他对上:“铜锣山下童栽桐,童长桐同长。”

斥绅道

    有一年,久晴不雨,干旱数月,田里的禾干得变成松树毛,淦田的绅士王子伟,曹天民等趁机敲诈农民,于是想出鬼主意,在淦田镇的天府庙请道士祈天赐雨,勒索农民交钱交米。
    周汉生当时正好在那里,便在庙门贴出一副对联:“骚道士,三令尺,打得烟消云散;臭绅士,九叩首,拜出月朗风清。”那主持人和几个道士只好灰溜溜地走开了。

题联戏恶霸

    朱亭黄龙桥有个大恶霸叫莫兰乡。一天,莫兰乡做寿,地方上一些所谓的名流纷纷送礼捧场,人伕轿马,一片喧哗。周汉生恨透了这些吃蛇不剥皮的恶霸,心想,我一定要出你的洋相,羞羞这个吸血鬼。” 
    于是,他当晚就写了一副对联:
    “草寇出,门户萧条,本来不是东西,莫遭兰荟”;“卯时到,良心丧尽,究竟无分乡党,空唤乡翁。”横联是:“莫可如何”趁半夜三更贴到莫家大门之上。 
    第二天清早,众客人看了这副对联,一个个目瞪口呆,莫兰乡看了当时气得晕倒在地,热热闹闹的寿酒日被搞得不欢而散,然而过往乡民见了却捧腹大笑。

贴联躲账

    年关将近。有一天讨账的登门了,在周汉生大门口抬头见到了这样一副对联:
    年难过,今年更难过,得过且过;
    账要还,是账本要还,能还就还。
    讨账的知道无望,摇头走了。第二年年关讨账的又登门了,抬头见大门上正中写有一个“老”字,不解其意,问道:“汉先生这大门上的字是你写的么?”他答道:“是的啰!问么子?”讨账的又问:“你这个老字冒一点是什么字罗?”他答道:“你晓得老子冒一点,还来问么子账啰?”讨账的听了这番话,晓得拿他杀不出血来,只好打转身。

趣对酬邻里

    一次周汉生在朋友家喝了一顿饱酒,已有七分醉意,一路吟诗而回。快到家门,忽听爆竹声声,他定神一看,正是邻居兄弟俩合建的新房落成大庆,那为兄的别号是“开结子”,其弟浑名是“竹爆花”,屋前人声喧哗,好不热闹。
    周汉生心想;我也应该去祝贺才是,刚撩起蓝布长衫起步,忽然觉得两手空空似乎不妥,于是就近买来红纸,大书一副对联。众人见周汉生送来一副对联,连忙抖开一看,只见上联是:竹爆开花,下联是:开花结籽,横联是:四季如春。知情者见隐含兄弟俩的绰号在内,禁不住捧腹大笑。 

题联戏权势

    朱亭地方有个叫齐长保的人想讨好姓王的保长,在王保长生日那天,送了一副字画去祝寿。那字便是周汉先生写的,结果,齐长保生日饭没吃成,还被王保长一顿文明棍赶了出来,你道为何?只因汉先生给写的对联是:

寿星乃是毛瘦狗,
祝者就是肥坨鱼。

    原来齐长保有个混号叫肥坨鱼,王保长的小名叫狗屎,又叫毛伢子,不知齐长保是不识字呢,还是粗心,竟让汉先生开怀了。

版权: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株洲市委员会
信息维护:株洲市政协办公室宣传科  策划制作:株洲市政协研究室信息中心
单位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滨江南路198号  电话:073128680990 传真:073128680991

备案/许可证编号:湘ICP备09000365

湘公网安备 43021102000046号